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爱莲说】(13)
【爱莲说】(13)
字数:614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十三章:奴隶契约

  我把被子叠起来立在床头靠着,馨玥则坐在我身边,靠在床椅上,把脚随意的放在我的肚子上。我把玩着她的脚,问她:「馨玥,你每次都给别人足交吗?」馨玥说:「当然呀,没有足交客人能愿意吗?不过会所还是以恋足为主,我们是高端丝足会所,和那些低级的不一样,哈哈。」

  我说:「我第一次足交还是我高中时候!」馨玥踹了我一下,说:「别卖关子啦,快告诉我是哪个老师?你的处男身给了她的脚啦?」我说:「不仅仅是把第一次给了她的脚,她还和我签了时间长达5年的《脚奴契约》!这些还得从我高中的一个英语老师说起……」

  那是一个星期一。星期一的第三节课是英语课,英语老师「老埋汰」带进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士,长得很清秀,像个大学生一样。老埋汰说:「我知道你们讨厌我,烦我,给校长信箱写信要求调换我。现在你们的愿望达成了,我也难得清闲一阵了!这位是你们的新英语老师,现在是实习阶段,不过无意外可能会一直教到你们毕业!」说完,跟新英语老师说几句话,走到了教室的最后面。我们英语老师近50岁,姓臧,大家开始都称他老臧,后来因为这人挺另类,特惹人烦,加上「臧」与「脏」同音,「脏」北方土话又叫「埋汰」,所以臧老师又叫「老埋汰」。

  新英语老师向大家笑笑,说:「大家好!我叫竹筱婷,我将接替臧老师做你们的新英语老师,我刚刚研究生毕业不久,经验有限,我们大家互相帮助吧!谢谢!」说完,在黑板上用瘦金体写上了自己的名字:竹筱婷。

  这节课上的很令人心动,课堂气氛非常好。我悄悄的看下后面的老埋汰,满脸的黑线,以前他主政的英语课简直就是睡觉课,师生吵架课,纸条准确抛掷训练课,哪像现在师生互动的如此之好。

  我对竹老师的评价只有三点:第一,讲课听得懂;第二,人漂亮;第三,脚上的小皮靴漂亮。仅此而已。下课后,竹老师说有事,会找其他时间和大家互动,然后向教室后面的老埋汰摆摆手离开了。老埋汰走上讲台,说:「看来,我真是要二线啦!」说着,向大家摆摆手,往门外走去。大家表示礼貌,站起来鼓掌相送。

  下课后,看我坐在椅子上发愣,同桌李梦媛转过头说:「新老师讲的比老埋汰好多了。」我说:「是啊,是啊。除了课讲得好,人很美,头发很美,脸很美,腿很美,靴子也很美。」李梦媛踹了我一脚说:「怎么着?有你同桌我在这里,还敢看老师的脚?」我连忙说:「哎呀呀,同桌是我错了,是我错了!」她侧过身,两腿并拢放在我的腿上,说:「给同桌擦擦鞋!」说完,冲我笑了笑。梦媛是个可爱的姑娘,我也很乐意被她这样友善的欺负着。虽然我们之前约定她只是在宋晓渝和刘妍的面前「象征性」的欺负我,然后我们还是好朋友,但是随着她和宋晓渝的混熟,对我的欺负也越来越娴熟了。但是这,并不影响我们是朋友。在我的感官上,被晓渝欺负是乐于承受,而对于梦媛,则是乐于享受,比如我很珍惜给她擦鞋的时间,虽然随时都会给她擦。

  自从英语课换了竹老师,我开始喜欢英语课了。但是,毕竟基础不是很好,空中楼阁是无法搭建的。月考结束后,我的英语依然没有及格。忽然觉得很对不起老师,特别是穿着漂亮小皮靴的美女老师。考试结束后的一天下午自习课,竹老师开始找没及格的同学谈话,我很清楚这里面有我,所以心里还是很忐忑的,但是从谈完话回来的同学的转述和表情,谈话应该是很愉快的。

  很快,谈完话回来的同学告诉我,轮到我去见竹老师了。竹老师在一间小自习室里,屋里只有她一人,门上挂着「请勿打扰」的提示牌。我敲门进屋,竹老师笑着招呼我坐到她的身边。她把我的试卷递给我,说:「张锋,这次月考的分数知道了吧。」我接过试卷,说:「知道了。」

  竹老师说:「120分的试卷,你分数不足50% ,差很多啊。」我说:「是,我英语一直不是很好。」她笑着说:「不过我比较欣慰的是,我接手你们英语课之后,你的成绩还是有所提升的,而且这张卷子里我课上强调的内容,你都没有丢分,看得出你还是很认可老师的!」我说:「是啊,您比臧老师强多了,我们都不喜欢他。本来我英语底子就弱,然后还摊上那么个老师!」竹老师笑道:「哈哈,臧sir年纪大了,和你们有代沟!」我问:「老师您多大年龄啊?」竹老师说:「我25岁啊!跟你们代沟不大!」

  我说:「那您好年轻呢!」竹老师拍了拍我的脸,说:「拍马屁」,「好啦,我也没什么事,只是你应该尽快补习一下不足,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。」我说:「嗯,好的。」竹老师说:「好,那你回去吧!」我卷起卷子,走到门口刚要开门,竹老师说:「张锋,等一下!」我转身要回去,她接着说:「你把门反锁一下!」我不明白她的用意,将门反锁后回到她身边的座位。她说:「张锋,老师问你,你同桌是不是总是欺负你啊?」听到了这个问题,我比较尴尬,我说:「还好啦,其实我俩挺好的。」她点了点头,说:「这我也有看到,但是我也经常看到她总让你给她擦鞋,还踹你。」我一时语塞,不知怎么回答。她说:「我看你也给宋晓渝擦过鞋,如果她们总这样欺负你,你可以告诉我哦。」

  我说:「竹老师,她们其实还好啦!」她说:「那,你是不是喜欢她们这样?没关系,告诉老师。」我沉默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。竹老师说:「嗯,我看得出来。有时候你上课也总瞟向我的脚。」说完,笑着眨眨眼。我有些无地自容了,可是她接着说:「没关系,老师都懂的,你喜欢女生的脚,喜欢女生用脚踹你、踢你,对么?」我轻轻「嗯」了一声。她说:「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老师上学的时候也欺负过男同学,也有男同学喜欢我的脚。」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  竹老师站起身,把椅子推开,靠在桌子上,抬起左脚,踩在我的腿上。她没有穿平时穿的那双皮靴,而是穿了一双厚底的皮鞋。那几年很流行这种鞋。她这一举动让我多少有些惊恐,我想把她的脚推开,却没有勇气。一来她是老师,二来,我也确实迷恋这种感觉。我感觉海绵体在迅速的充血,用余光向下看去,小帐篷已经支了起来。我能听到我的心跳在加速,能感受到血液加速流动而产生的热量。

  竹老师把脚抬起来,紧接着落在那小帐篷上。她说:「怎么样,我比她们更直接是吧?」她坐在桌子上,脚在小帐篷上用力的踩下去,然后挪动屁股蹭到我面前用脚在小帐篷上轻轻的点着,另一只脚抬起来,用鞋底蹭我的脸。她说:「呀,脸还红了呢,害羞了呀?」她的鞋底很凉,或许是我的脸在发热,我已经被她的脚所征服,没有回答她说话的思维了。她依然很温柔的笑着,看不出任何邪恶,只是小帐篷上的脚,慢慢的由「点」变「揉」。鞋底的橡胶味,泥土味不断的往我鼻子里钻,让我情不自禁的把小帐篷往起顶,去迎合她的脚。

  突然她停止了脚下的动作,磨蹭我脸的脚也拿了下来。她弯下腰,把脸贴近我的脸,轻声的说:「舒服么?」我看了看她的眼睛,点了点头。她嘴角上挑,微微一笑,把脚伸到我的嘴边,说:「给我舔鞋!」那特殊的方向气息再次钻进我的鼻孔,我不再顾及其他,用手把着她的脚,伸长舌头舔鞋。她的鞋并不脏,鞋面基本看不到灰尘,只是厚鞋底的边缘有一些灰。我伸着舌头在边缘舔着,有一种享受的感觉油然而生。鞋底中间层是泡沫做的,舔起来不是很顺滑,涩涩的,很有味道。在我舔鞋的过程中,她的另一只脚又落在下面小帐篷上,轻轻的来回蹭,我一边迎合着她在下面的动作,一边认真的给她舔鞋。

  当舔到鞋口时,看到鞋口和脸色牛仔裤边缘处露出粉色的棉袜,便闻了一下。竹筱婷说:「怎么,想闻老师的脚么?」我点了点头。她说:「那可不能让你轻易的闻!这样吧,你做老师的小脚奴怎么样?」我问道:「什么是脚奴啊?」竹筱婷笑着说:「就是你要无条件的服侍老师的脚。」看我不说话,她接着说:「可以吗?其实你刚才舔鞋就是脚奴的行为啊!」我说:「好,我答应。」她说:「那你以后在课堂上继续叫我老师,但是私下里,你要叫我为『主人』,懂吗?」
  我小声说:「主人……」竹筱婷说:「嗯,很乖!你要记住,以后见到主人要跪下,主人让你起来的时候你才能起来,知道吗?」我点点头,然后起身跪在桌子前,说:「主人……」竹筱婷跳下桌子,抬脚踩在我的头顶,说:「好乖,主人收下你了!」然后拿开脚,对我说:「起来吧!」我起来坐在椅子上,她则靠在桌边,从包里拿出一包湿巾,抽出一张,给我擦去脸上和头顶的灰土。她说:「你放心,以后有人的时候你不用跪,咱们还是正常的师生关系。只有没人的时候,你才需要给我跪下,而且跪下也不是让你直挺挺的跪着,我不是罚你,而是见到主人的礼节,你要叩头知道吗?」我点点头,说:「知道了。」

  竹筱婷说:「嗯,好的。还有,主人有权利任意的玩弄你、折磨你、蹂躏你、奴役你、虐待你,这都是很平常的事!所以现在开始,我对你不存在欺负、伤害、打这样的词语。懂吗?」我说:「我懂了,主人!」竹筱婷很满意的说:「嗯,你入门还挺快的!」说着起身回到座位,在一个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,在上面写下几个字后,递给我说:「签字吧。」

  乙方自愿做甲方的脚奴,从心里和身体上,要对甲方绝对忠诚、绝对信仰、绝对崇拜、绝对敬爱。甲方做为主人,有权在任意时间、任意地点、用任意的方式,要求乙方进行服侍,乙方做为脚奴应以拜服在甲方脚下为荣,不得以任何理由对甲方做任何的违抗,如果违抗,默认接受甲方任意形式的惩罚。本契约自2002年1月21日起至2007年1月20日止,有效期为五年。

  看完契约书,我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提笔签了名字,又在名字上按了手印。我问她:「竹……主人,我在学校只有三年的时间啊。」竹筱婷说:「你做脚奴,又不仅仅是在学校的三年!我没给你签终身的已经很够意思了!」

  我没有在说什么,她用湿巾把我裤子上的鞋印擦掉,说:「你把裤子脱下来。」我楞了一下,她微笑着指着契约,说:「如有违抗,可是要受到惩罚的。」我默默的站起身,解开腰带,把裤子褪下来。竹筱婷从包里拿出一个透明的阴茎型的塑料管(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男用贞操锁),给我戴在了阴茎上面,并用一个金色的小锁头锁上,把钥匙放在钱包里。她说:「穿上裤子吧,以后没有我允许不许自慰。」我一时间不知所措,只好默默的穿上裤子。竹筱婷说:「放心,不影响你嘘嘘,如果怕不干净用纸擦一下就好。」

  我点点头,说:「就一直锁着吗?」竹筱婷说:「你如果去浴池洗澡,可以到我这里申请解锁,你回家时我也可以给你打开。」我还想谈谈条件,比如给我一把应急钥匙,紧要关头我可以自己打开,但是想想谈了也没用,就没说话。竹筱婷说:「你回去吧,时间太久了不好。下面那东西看不出来,没事的,你又不是有暴露癖。」

  我答应一声,就要往外面走。竹筱婷有把我喊住了,她说:「张锋你等一下!」我回身走回去,她脱了鞋,说:「闻闻我的脚再走吧。」本来也确实想闻她的脚,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,有点兴趣不足。但我还是蹲下身,去抱她脚。她轻轻把我手踢开,脚直接放在我的鼻子上,有点糊干干的味道钻进鼻子里。好特殊的气味!我不禁在心里暗叹。下体忽然传来异样的感觉,想勃起,但又没有勃起的空间。竹筱婷这时坏笑着说:「下面舒服吗?哈哈,还好吧。周五晚上到我家去,你好好服侍我一下。」说罢,把鞋穿上,就让我走了。

  这之后的几天,我可以说是度日如年。每天有个大姐大欺负着,有个同桌诱惑着,本来我对她们的脚都有幻想,以前幻想多了,晚上还能撸下,但是现在戴上这个那个东西,撸不了了,只能熬着。

  我跟竹筱婷签契约的事,我当然是保密的,不可能和任何人说。戴着那东西,也是平安无事的,因为宋晓渝她们再坏,也还没至于脱我裤子。然而星期三早上却被同桌李梦媛察觉。事情是这样的:星期三早上第一节课是物理。

  对于文科生来说,物理课好好听课是鲜有的。老师也并不太重视文科班,照本宣科讲完拉倒,学生爱听不听。老师放任,学生在下面自然开小差的多。李梦媛对我说:「同桌,明天有体育课,我体育课穿的鞋还脏着呢,你今天给我弄干净呗。」看我有点无动于衷,她晃着我的胳膊说:「求求你了呢!」我说:「同桌啊,你那双鞋有弄干净的必要么?鞋里面都坏了,鞋面都磨污了!」

  李梦媛撅着嘴说:「哼,就是我对你太温柔太好了,要是渝姐姐让你弄,你敢说这些话么?」我说:「你现在管她叫渝姐姐,忘记前一段时间她是怎么欺负你的了么!」

  李梦媛听了这话,在下面踹了我一脚说:「这事不许再提,我忘不了,你就别给我增强记忆了!」说着,又把脚抬高一点在我腿上踹一下。我很珍惜她留下的清淡的鞋印,没有去掸掉,而梦媛很快就给我掸掉了,虽然我有点舍不得,但也不好意思阻止。

  掸掉鞋印,她靠近我,说:「同桌,跟你商量个事呗!」我说:「有事就直说么,还商量什么啊!」梦媛:「我,我,唉,我还是写纸条吧。」说着,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行字递给我。只见上面写道:「同桌,我想摸一下你那个部位,可以吗?」我本是可以无所畏惧的,但是现在下面上了锁,没办法,只好摇摇头,把纸递给她。她撅着嘴又写了一行字递给我:「你说过我可以把手伸进去的!说话不算话是小狗!」正在我愣神的时候,她突然用手在上面捏了一下,然后赶紧把手缩回。

  她说:「同桌,你……」然后在纸上写道:「怎么没有一点肉的感觉啊!」我为了避免她无休止的纠缠下去,在纸上写道:「周日晚上回学校,找一间自习室我让你摸!」她接过纸条笑了一下,写道:「不对,你那里有别的东西!」我回道:「别问了,到时候让你看!你现在怎么这样了?」她回复道:「没事啦,我也只是好奇,跟你开个玩笑。不过你要是真同意让我摸一下,也可以的哦。我不会和任何人说。」我回道:「我相信你。」

  她接过纸条笑笑,刚要再写字,物理老师牟大伟吼一声:「张锋和李梦媛,你俩把那张纸条拿过来!」我一愣,下意识的去拿那张纸,想把它撕碎,这时,邻座的尹吉快速跳过来,抢过纸条就往牟大伟那里送,我一看这还了得,赶紧抢回纸条,撕碎了扔到窗外,天女散花一样飞散了,我的心才算落地,但是依然狂跳不止。

  尹吉歪着脖子看我,好像在说:「胆子不小啊!」我瞪了他一眼,意在说:「管你屁事!」牟大伟不乐意了,感觉自己的老师尊严被我撕碎一样,他说:「我要找你们班主任!上课传纸条?」我说:「我俩又没影响别人!我们都没说话,只是相互写字,哪里有传?」尹吉说:「牟老师,他俩写半天了!」

  李梦媛脸色微白,站起来说:「那么多说话的你不管,我俩写纸条怎么了?」然后冲着尹吉说:「关你什么事啊?」尹吉还没说话,牟大伟说:「当然管他的事,谁看到违反纪律的事都有权管!一张纸还撕碎了,写的什么呀?」我刚要发作,忽然看到宋晓渝冲我摇摇头,我一时分心,被牟大伟抢了话头,他说:「下课后跟我去找你们班主任谈!」说完,又继续上课了。

  反正纸条已经散花了,就算找班主任,无非是被训几句,没什么大不了,再说老班一向讨厌牟大伟。正想着,旁边递过来一张纸条,抬头一看,宋晓渝站在我身边,把纸给我之后,转身走了,路过讲台时,指了指牟大伟,一声不响的回到了座位。牟大伟愣在了讲台上一分钟,然后继续讲课了。

  下课铃声应时的想起,牟大伟收拾讲桌,说:「张锋你俩啊,以后不要拿一张纸写来写去,下不为例。」说完,逃跑一样的离开教室。我打开宋晓渝递过来的那张纸,什么也没写,就是一张白纸而已。这件事谁也没再提,宋晓渝也没多问,我也没去说,梦媛事后表示了对「渝姐姐」的感谢,仅此而已。但是尹吉的行为却让班级里的人都很反感,也为之后的一些事埋下了隐患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